「澳门威尼斯_值得信赖」故事:为创业我生活艰难,虚荣父亲却总让亲戚来蹭吃蹭住

「澳门威尼斯_值得信赖」故事:为创业我生活艰难,虚荣父亲却总让亲戚来蹭吃蹭住

澳门威尼斯_值得信赖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傲娇三小姐

郑源晃晃发胀的脑袋,低头接了把水往嘴里胡乱的灌下去,视乎这样才能压制住刚吐完的胃再次造反!

再次走进包间,立马满脸堆笑的给各位甲方金主大爷们拱手作揖。嘴里为刚刚离席说着一连串的抱歉,重新拿起酒杯开始新一轮的敬酒!

甲方大爷们端起酒杯碰下嘴,乙方同仁感激涕零干满杯!

在一轮轮的轮番攻击下,最终甲方点头再给自己一次修改的机会。

郑源带着手下两员爱将终于赢得甲方又一次机会,不然前期投入等于白费。

许是对方酒饱饭足,这次破天荒的拒绝郑源提出去ktv放松一下的安排!

当郑源打开家门,直奔卫生间,终于可以让造反许久的胃一吐为快!

妻子李梅皱着鼻子把卫生间门关上,又忙到厨房给郑源倒了杯蜂蜜水!

“你说你能不能少喝点,自己多大酒量自己没有点数吗?”李梅不满的唠叨着!

“一个礼拜能醉倒三回,真不知道那酒有什么喝的,喝完了吐,吐完了还是不长记性接着喝!”李梅不管郑源有没有听见,继续发泄着心里的烦躁!

“我还不是为这个家吗,老婆,我难受!”郑源撅着嘴要抱抱!

“别!别别!你身上的味道洗完澡也不行,赶紧跑到阳台醒醒酒去!真是的”李梅边嫌弃的说着,边挪到女儿彤彤的小房间跟女儿挤一晚上!

江源站在阳台,感受着魔都夜晚的灯火辉煌!

第二天,郑源顶着宿醉的脑袋到公司,就甲方提出的意见进行新一轮大刀阔斧的改!

小小会议室兼接待室里,公司除了昨晚的陪酒的两位大员徐君和温思宇,还有财务兼出纳兼前台的程丽全部都过来开会。作为公司唯一员工的程丽一脸郁闷的道:“你们三大股东开会,有我什么事啊?”

“我们股东开会,怎么也得有个端茶倒水的啊!”第三大股东徐君笑着揶揄着。

“你们说我容易嘛,一天天的,现在又兼上茶水喽!”程丽不满的抗议着。

“好了,现在开会!一个好消息,万盛地产的这个case我们基本拿下了一半了!只要我们继续努力,完全拿下也是不在话下的!”郑源慷慨激昂的站在写字板前面。

“大家呱唧呱唧!”徐君带头起哄着。

“但是我们的方案还有几点不达标的,今天咱们一起讨论一下”郑源接着道。

接下来大家从昨天饭局上甲方金主大爷的几点想法做了重新定位,重新改版。

回到自己小隔间的郑源发现手机有三个未接来电,是自己老子打来的。

“喂,爸,你刚给我打电话的啊,我这刚开会,没看见!”郑源忙把电话打回去。

“喂,儿子,跟你说个事,你二表舅,你还记得不?就是你小时候他还抱过你的啊,想起来了不?”老郑洪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!

“这次是他得了啥病啊?”郑源把手机调成免提,边对着电脑处理着自己的事情!

“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,人家好着呢!就是他有个小儿子这不高中毕业了嘛,没考上大学,你那公司看着给安排安排呗!”老郑接着道。

“爸,打住啊,我们这可养活不了闲人啊!”郑源抗议着。

“什么闲人啊,人大小伙子,180多大个子!你说干点啥不行啊,你就随便给他安排个管管人的就行,这不是自家人,用着也放心不是。”老郑呵呵笑着。高中毕业的表弟要来郑源公司做管理,直言自己人。

“管人,你可真敢想啊,这公司可不是我一人开的啊!我说了不算啊。你说一大小伙子,还是学一门技术吧,以后好养活自己。现在这社会,大学毕业都找不了管不了人工作啊!”郑源不满道。

“不是,这可不成啊,人家都晓得你在大上海,开公司,这不帮忙,人家怎么看你,怎么看你老子我!”老郑道。

“这我可管不了,上次你让那个什么表姨过来瞧病,好家伙,一来一大家子。那是来瞧病的吗,都是来上海旅游的!我要工作,还是人李梅又得带宝宝,又是跑医院的,还得负责一大帮人的吃喝玩乐!回去他们念着我们的好了吗,还不是嫌弃在宾馆住都不让上家里住,说我们没把他们当亲戚。这次,您老就别给我揽事情啦!”说到这个事情,郑源为创业郑源生活艰难,虚荣父亲却总让亲戚来蹭吃蹭住,到现在他心里还耿耿于怀。

“那就不谈了,这个真就不能给安排安排啊!”老郑自觉心里有亏欠!

“可以啊,让他拿着大学对口专业的文凭过来面试吧!”郑源没好气道。

“这孩子,让我怎么跟人家说?”老郑头为难道。

“那是你的事情,反正不是大学生,我们不用”丢下这句话,郑源很庆幸自己这次终于硬气了一回,不然有着老郑头,他就啥事也不要做了。

“这孩子,真是的”老郑头不满的挂掉电话.

晚上回到家,郑源看着陪着彤彤玩乐高的李梅,感叹这才是自己要守护的人。

“爸爸回来啦,我要爸爸抱!”三岁的小彤彤拍着小手往郑源怀里跑,举高高了好几把,才放过爸爸。

晚上李梅给彤彤讲完睡前故事,边坐着瑜伽边对着电脑前的郑源说道:“老公,快教师节了,咱们要不要活动活动,给老师表示表示啊。”

“没这个必要了吧,这才幼儿园就这么活动,以后还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,怎么办啊?再说了,咱们那个时候上学也没有这些虚头八脑的,咱们照样上大学!”郑源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“我们那会儿皮糙肉厚的,老师打骂家长还跟着叫好呢!现在就流行这个样子!我一学姐,他家宝宝跟咱们彤彤上的是同一所幼儿园,比咱们彤彤大一岁,就是教师节没有活动一下,经常看着他家宝宝脸上脏兮兮的,有时候宝宝回家就喊饿,都怀疑在学校老师没有管宝宝的吃饭!”李梅不停的絮叨着,说的煞有其事。

“不是,我说幼儿园就这么势力了嘛?老师不怕家长举报吗?”郑源不满的絮叨着!

“哪个举报啊,他家宝宝不要上学了啊?反正我那学姐活动过以后,老师对他家宝宝的关注度高了很多,孩子身上再也没有脏兮兮的!我可不想要我们彤彤以后变成老师眼里的小透明,以后孩子得多自卑啊!”李梅想想都替自己家宝宝委屈。

“那得给多少合适啊?”郑源皱着眉道。

“哎,是个问题啊,给多了吧咱们没那个条件,给少了还不如不给!”李梅也发愁!

“要不500,不太多也不太少!”郑源提议道。

“不行,不行,给钱太扎眼,别人看见不好。买礼物也不行,不晓得老师喜欢什么,要不就购物卡吧,这样给起来也方便,接送宝宝的时候拉着老师的手就能成功贿赂啦”李梅还有小兴奋,好像上学时期考试作弊一样。

“这是麻烦,送礼还要送的这么小心翼翼!”郑源真是很无语。

“老公,这是人情世故,你想老师收了咱们的卡也会对咱们宝宝更加的留意了啊!不求多好最起码不能让宝宝觉得老师不喜欢她!”李梅不紧不慢的分析着。

“老婆,你说的都对,我们家梅梅最有本事啦!”郑源立马恭维道!

“那是,要不说你眼光好呢,不然怎么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啊!”李梅也跟着逗趣道!

“哎哎,咱们这种商业互吹真是没谁了啊!”郑源揶揄道。

“咱们这是恩爱夫妻的日常秀,别人想秀还没有呢?”李梅飘飘然起来。

对于两人的生活现状,李梅还是基本满意的,自己是中文系毕业,正宗文艺女青年一枚。生彤彤前是一家著名报社编辑。生完彤彤以后,自己在家做运营是自在逍遥。

带娃赚钱两不误,偶尔约几个好友撸个串,喝个下午茶什么的。老公郑源不忙的时候,还可以开个车来个短途自驾游。

就是自从老公从一家4a广告公司辞职单干以后,应酬越来越多,隔三岔五的喝醉回来,让他很是头疼。没办法,老公说原来的公司,家大业大,别的不多,管理的人是真多。每当他有好的idea都要经过好几轮的筛查,修改。等到真正做出来的时候,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。完全感觉自己变成牵线木偶,做的好没意思哦。

所以当他做到那家4a广告公司项目主管的时候,新来的创意总监非得走高端路线,非得把广告做成是艺术品。不然就是土鳖,就是low就是上不了桌面下酒菜。真搞不懂广告就得广而告之,弄的艺术鉴赏会似的,可不是每个人都是艺术家,看得懂你的艺术品。

再一次次的争吵中,郑源感到绝望,毅然辞职。忽悠了两个做了广告多年的小学弟重立门户,成立了一家星火传媒。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未来那是要美国上市的。

就这样,他们一个一个案子的挖,一个一个的完成,也是做的慢慢上了轨道。但是就是每一个案子都做得特别累,终于好不容易通过以前的关系跟万盛地产搭上线。准备大展拳脚,拓展广告疆土的时候,才发现大公司真丫丫的不好伺候啊。搭上市场部,连上宣传部,一关一关的过,感觉每个都是大boss,每个都对你的创意有着一票否决权。

没办法,他们提的每一点意见都要认真对待,一个弄不好人家都会拍屁股走人的。

好歹在他们三人加班加点的头脑风暴下不断的完善下,终于可以递上甲方金主看的上眼的广告创意。终于在捏脚小妹把醉醺醺的甲方宣传部负责人脚按得舒服的时候,大笔一挥,合同拿下。

下面就是前期资金到位,准备一期广告投放。但是所有部门领导人的签字都搞定了,最后财务部总监,表示非常不爽,这是没有把我们钱袋子部门放在眼里啊。

徐君带着程丽跑了两回财务部,不是总监有事刚走,就是总监在开会,根本就见不到这位财神爷啊。最后郑源没办法,亲自登门邀请这位财神爷赏脸一起吃个“便饭”,什么人是铁饭是钢,都要吃饭的。

最后在一家装修的金碧辉煌的海鲜酒楼把这位财神爷给请了。

怎么办,还是按照流程来呗,徐君嘴里的恭维话都来回说了两遍了,温思宇同学喝的舌头都打了结,财神爷真是天生海量,依然头脑清醒,眼睛不停往程丽身上瞟。我们的“财务总监”程丽不得不赶鸭子上架。端起酒杯硬着头皮给这位大财神敬酒,这两杯下去,财神爷爷的脸上终于满足的搂着郑源的肩膀称兄道弟起来。

说到合同的事,财神就扯上唱歌上去了。这会子大家终于都明白了,咱们这财神爷还要一展歌喉呢。

ktv包间里,不管财神爷唱的多么惊天地泣鬼神,大家都是一片叫好声,场面就差来个送花拥抱啦。吼了两嗓子,财神爷的眼睛就盯上了漂亮的程丽。程丽纵然见惯了大场面,也对财神爷眼神感觉像是被癞蛤蟆咬了一口。苦哈哈的望着郑源,没办法,最大的股东一挥手,招来了两个陪酒小妹。这下子财神也终于眉开眼笑,一左一右的两人一杯杯的陪着财神爷。

唱了几首情歌对唱后,郑总终于有机会坐到了财神爷的旁边。说到前期款的事,财神也一边顾左右而言它,一边不停的搓着右手的拇指与食指。一看这个姿势,郑源一脸的无语,好在ktv灯光的绚丽多彩,看不出郑源的脸色。最后郑源对着程丽耳语几句,最后还是把一个厚厚的信封交到了财神爷的手里。这回财神爷重重的拍拍郑源的肩膀,大笔一挥在付款单上签上自己的大名。

广告正式投放,这会子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根本没有应有的喜悦。说是接了大单,傍上了地产大鳄,实在是毫无成就感。但还不是最终的胜利,这只是前期投放,后面还要根据投放的效果在进行修改。

眼看要到中秋节,咱们乃礼仪之邦的传人,节礼怎么也少不了。大客户得吃饭送礼,小客户就做回访送礼。反正不能慢待任何一个人。

晚上,回到家,李梅说给双方父母都寄去了衣服,鞋子,还每边封了5000元过节的费用。本来是要回去过节的,但是这地产的案子投放到关键时刻,不能松懈。

这天李梅也是忙的不可开交,在自己运营的号里发起了中秋节节日的由来,网上粉丝热烈的讨论着。什么嫦娥奔月,为大家吃月饼找个借口,古人为了寄托相思才编的节日。下面写诗的也是层出不穷,从古代的背下来,到现代打油诗,真是好不热闹。

看着这些评论,郑源突发奇想,每隔一个小时做一张海报传传给李梅,并且发到朋友圈,一瞬间点击量竟然破百万。可爱的兔子,有意思的打油诗都被附在了一张张海报上。竟然有好几家企业要求打上他们公司的logo,不管什么合同不合同的.他们就开始竞拍起来从最开始的1000元到最后15万元,随着点击量的加大,广告费也越来越高。

最后结算的时候,他们一共出了15张海报,最终受益是80几万,李梅的粉丝也有原来的30几万,到现在的100多万。郑源的手都开始有点颤抖着,激动的跟李梅讨论着。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无意间的恶搞,竟然有意想不到的收益。

“老公,你真是太厉害啦。随便敲几下,就能转这么多钱。把咱家的生活档次又往上提了一个档次呢!”李梅抱着郑源撒娇。

“老婆,都是你的功劳,不然我真是想不到一次小小的讨论会会有这样的意外惊喜。”郑源也是激动着搂着李梅。

“又是商业互吹,嘿嘿”李梅笑道。

“这次是我广告生涯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,老婆,你真是我的福星啊”郑源毫无睡意。

“真的,老婆,以前我觉得做广告就是要搞定甲方大爷们,不吐几回都不习惯。老婆,这次太tm爽啦!就感觉原来赚钱是睡着赚钱的,毫不尊严。这次终于可以站着把钱给赚了。”郑源真是越来越兴奋。

节后第一天上班,郑源同志先是给每个人发了个大红包,然后高调宣布万盛地产的案子是我们最后一个案子了,大家好好珍惜。

“不会吧,老大,咱们光荣破产了吗?难道这是遣散费吗?”程丽双眼红了起来,就差嚎啕大哭啦!

“啥叫破产,咱们这顶多算是倒闭吧!哎,我说,我们什么时候倒闭了啊,这么重大的决定不需要通过我这个股东的嘛,太不把董事会当事啦?好歹我还占着两成股份呢?”徐君不满的抗议道。

“就是啊,老大,到底什么情况啊?”温思宇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不是,我问一下各位,大家工作的开心吗?累吗?喝酒吐得难受吗?”郑源一脸几个问题问的大家都低下了头。

“不是,老大,再怎么说,也不能说倒闭就倒闭啊,原来我还可以跟人家吹牛我是自己给自己打工。做的是高大上的广告行业。怎么一个节过完就变成了经营不善倒闭了呢?”徐君继续抗议着。

“就是啊,我可以先不拿全额工资的,不过给个生活费就可以啦!”程丽故作轻松的说着。

郑源没心没肺的笑着,这帮家伙真是脑洞大开啊,何愁咱们公司不可以做大做强呢。

“你们看到昨晚中秋海报广告竞拍了吗?”郑源不紧不慢的问着。

“那必须看啊,创意不错,标新立异!”徐君老实的说着。

“是很有意思!”温思宇也中肯的评价着。

三人望着老大一脸姨母笑,不知道老大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?

“不会是你做的吧?”程丽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郑源接着姨母笑。

“我靠,老大,真有你的啊!”徐君立马跑过来报住了郑源,大家都很兴奋。

最后郑源把中秋之夜的前因后果全部细节都叙述了一遍。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,接着大家就是一直在讨论,连中饭都是程丽贡献出自己的零食解决的。

一直讨论道晚上七点多,大家觉得去搓一顿,并且把最大的功臣大嫂李梅也交了过去!

大家吃着火锅,讨论着未来的发展走向和天马行空的想法。最后谁都舍不得离开,这是他们这么多年喝的最开心的酒,最后也没有谁醉,可能真是没有商业互吹和溜须拍马的饭局还是格外吸引人的。(作品名:《人情世故》,作者:傲娇三小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网络赌博游戏

上一篇:方正证券:业绩修复+融资扩容 政策催化券商长线机遇
下一篇:因为分不清究竟是你妈还是他妈,梅西的处罚被撤销

热门资讯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ritterantiks.com 威廉希尔线上娱乐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